钱塘

画渣文渣,脑洞好多但是产粮无力 不定期会摸鱼,最近沉迷王者荣耀无法自拔

【巍澜】当剧版与原著的赵云澜交换了空间线...

*ooc属于我,巍澜属于p大和大家
*快速补原著发现真的改了好多啊...原著补得太急细节问题还请指正
*于是原著巍澜给剧版巍澜疯狂助攻【划掉】

(零)

“鱼纹铜镜?”

林静把铜镜递给赵云澜,“是嫌疑人家里传下来的东西,说是有能干扰空间线的能力。只是目前来看,估计它能力不全,不会对周围影响太大。”

“那那那是不是很危险?”郭长城抱了个小本子在旁边不禁出声询问,事到如今他还是对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有种恐惧。

楚恕之斜了他一眼:“如果不危险,就不会到我们特别调查处了。”

赵云澜被他们吵得脑壳疼,摆摆手赶他们出去,自己拿着鱼纹铜镜来回端详。

不成想那模糊的铜镜面忽的开始闪烁,接着便是大脑中嗡地一下。视线再次清明时,铜镜还好好地在手里,赵云澜便也没往心里去。

(一)

沈巍开始觉得赵云澜不大对劲。

他开始一根根地抽烟,对着沈巍的称呼也是中规中矩的“大人”......以及他时不时抚上沈巍腰部的手。

每次他这么做,沈巍觉得整个头皮都在发麻。

“诶我说斩魂使大人,上次那......”赵云澜话还没说完,沈巍就打断了他“你最近这是怎么了,平时不都叫我...”黑老哥三个字憋在嗓子里,没说出来。

赵云澜眨巴眨巴眼睛,忽然极痞地勾起唇角:“宝贝儿,老婆,巍巍?最近没好好称呼,算老公我的错。”

沈巍“????”

他险些以为赵云澜是中了功德笔的招,转换了人格。

不等他反应过来,郭长城便破门而入:“赵,赵处!啊,沈教授您也在。海星鉴那边转过来的案子要求我们现在就出动,地星人又...”

赵云澜一脸茫然地打断了他:“不是,等会。...什么星?”

(二)

赵云澜开始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大对劲。

他看到了变蛇尾时会吞生肉片的祝红,苍白到脱形的楚恕之,和几乎一直保持猫形态的大庆。郭长城唯唯诺诺地很依旧,令他感受到一丝欣慰。直到小郭转过身去露出散发着耀眼功德光芒的耳后。

这个世界怎么了???

沈巍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:“云澜。”赵云澜转过身去,对上那双温润的眼睛,顿时感觉生命都在复苏。

这种微妙的不适感一直维持到下午,在特调处出任务时爆发。

赵云澜望向那个病人背后,不露声色地咽了口唾沫。

那个病人背后分明是个厉鬼,一身破烂不堪的红裙堪堪挂在那女鬼身上,显得妖娆又令人恐惧。那鬼的指甲深深嵌入病人的脖颈,却没有流血。有的只是自伤口处涌出的白光,仿佛生命都将在此流尽。

没有什么杀马特的地星人,没有异能,这是厉鬼。

可赵云澜到底是赵云澜,即使眼前的这一切令他全身被冷汗浸透,他也毅然地举枪,稳稳地扣下扳机。
“收工。”

(三)

“我想我不属于这里。”赵云澜轻描淡写地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——看到沈巍皱了皱眉,又放了回去。

他不抽烟的,沈巍想。

“可能回去的方法还得由你们那个科技宅想了,毕竟能试的方法都试过了。林静有了头发也还是挺好用的。”难得地夸了下属一句,赵云澜又开始满嘴跑火车“说真的,你就不在意那个世界的你跟我什么关系?”

沈巍抬抬眼眸,又垂下去:“在这个世界我们是朋友,也只能是朋友。”

赵云澜摩挲着自己的下巴,揣摩着这句话的意味。

于是他跳下桌子,带着一种玩味的笑上下打量沈巍,看得沈巍的呼吸都几乎停滞。

然后他伸出手,轻咬自己的拇指,嫣红的舌尖堪堪舔过指尖。

沈巍的呼吸在那一瞬间开始变重,他抚上自己的额头,挡住自己的眼睛:“你真是不知道在用他的脸做什么。”

赵云澜登时就不爽了,什么叫他的脸,我也是本来就长这样的,我也是赵云澜。

沈巍自知失言,低低地向他道歉。

赵云澜是受不了沈巍道歉的,他可是除了沈巍,连天地都给他滚蛋的那种人物。可他也清楚眼前这人并不是他的那个沈巍,也就轻笑出了声:“不逗你了。不过说真的,我怎么说也是有审美的,相信不管在哪个世界,我眼里都容不下其他人。”

没等沈巍细细琢磨他这话中的意思,赵云澜已是推门出去了。末了,还丢下一句“要把握好啊。”

把握好...。

(四)

“我大概来到了不同的世界。”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如是说。那显得有些幼齿的糖棍儿在他嘴里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。

斩魂使周遭冷得像禀冬寒风凛冽,他很想质问眼前这个人本该在这个世界的赵云澜在哪,可面对这张一模一样的脸,甚至是一模一样的一举一动,沈巍究竟是不能说一句重话。

半晌,才吐出一句颤抖着的:“那...他在哪...?”

赵云澜没有直视他发红的眼圈,说,我不知道,我也想回去。

他受不了这个沈巍眼里的深情,那不像他认识的沈巍那样带有压抑,而是纯粹的,毫无保留的爱意。

某种意义上,赵云澜有些羡慕这个世界的自己。

如果我还能回去的话,有生之年能追到沈教授吗。赵云澜开始在心里不正经。可他又想嘲笑自己,这好像有点难度,毕竟人家教授说把自己当成最好的兄弟。

“你之前碰过鱼纹铜镜吗?”一旁的林静突然发问。

赵云澜显然还不能接受科技狂人有朝一日真的秃了的现实,先是一怔,才回答他:“是,你怎么知道。”

“我们这边的赵处也动过鱼纹铜镜。我想根源还是出在它身上。”

(五)

“小郭,去把铜镜拿给我。”赵云澜掐了掐自己的眉心。什么时候能回去,甚至能不能回到自己认识的世界,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底。

以及...能不能再见到属于他的他。

郭长城自从知道自家赵处就是因为这面铜镜才混乱了空间线,捧着鱼纹铜镜的手是抖得像筛糠。终于在楚恕之不耐烦的一声轻啧中掉了下来。

于是在一群人的惊呼中,鱼纹镜碎,闪光的碎片在地板上迸裂,同样发出光芒的还有赵云澜。

“哟,我好像得回去了。”他笑得没脸没皮的,沈巍心底却涌上一丝微妙的恐惧。

这个赵云澜要离开自己了,那么属于他的那个人会回来吗?

在赵云澜消失的一瞬间,铜镜的碎片在天花板上映出一个模糊的身影。

那个沈巍魂牵梦绕的身影。

他冲了上去,死死抱住落下来的赵云澜。那力度简直要将赵云澜揉进骨血:

“...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。”

于是赵云澜嘿嘿一笑,捧住沈巍的脸吻了上去,倾尽一生深情。

end
快乐一发完233
不知道有没有交代清楚所以最后补一下
零章和第五章也就是最后一章是看不出到底在哪个空间线的,所以两个空间线是同时经历了同样的事。
双倍的快乐!【兴奋】

蓝二哥哥的那十三年,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呢。
如果陈情在二哥哥手里收着可能会更难受吧...
【有空上色

【华武】喜欢跳金顶?

*是糖,会甜回来的



“...华山,你轻生可以,但能不能拜托你不要总摔在我们掌门面前。”

本月第十六次,华山从金顶跳下,残废在武当掌门萧疏寒面前。

华山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武当的救助,一脸的吊儿郎当。道:“你们武当金顶的月亮好看,我看得入迷,一个不小心就掉下来了。”

武当看看华山身后端端正正背着的佩剑,心说你掉下来不用御剑飞行,鬼信哦。

武当开始后悔那天带华山来金顶观光了。







银白玉盘如梦如幻,仿佛触手可及。长廊的扶栏边有棵桃树,上面挂着好些木制小牌匾,还绑了红缎带。

华山初来时欢呼雀跃着就蹦了过去,武当紧跟着他。华山蹦到了金顶房檐想要拥抱月亮,武当便一把拉住他,说:“诶,你别想不开。”然后华山就反身扑住了武当。

华山睁开眼就见武当直直看着他,银灰色的眼眸映着月光,一片清清明明。

余光扫到他手里捏着的一块手帕,武当正郑重其事地看着华山。

华山当时顿感不妙,下一秒就被武当的手帕糊了一脸。

“鼻血都要淌嘴里了。”




从那时起,华山开始热衷于溜到武当驻地看月亮,没事再跳个金顶,等着武当救助他。

华山觉得武当真好看,好看到他可以一直跳金顶,来成全这一场算是他的又或是武当的黄粱美梦。




之所以说是黄粱美梦,是因为武当在那天死了。

门派对武上与他对阵的根本不是暗香弟子,而是万圣阁的人。

亏那傻道士还怕伤了“暗香弟子”,处处留手,直到自己被戳的浑身是血才惊觉有变。

华山疯了似的冲上比武台,却发现周身早已暗影重重,甚至观战席上也渗透了为数不少的万圣阁手下。

眼瞅着影刃就要将自己捅个透心凉,华山狠狠心硬是没有从武当前面躲开。

再后来,华山便看见重伤的武当起死回生般站起,使出了他从未见过的,最稳的剑。

他听到武当的怒喝。

斩无极!

墨色剑意没有实体,却仿佛有生命一般落下,带着令人窒息的威压自天而降,仿佛要斩碎一切。

...这便是武当道家绝学。

只顷刻间,比武台上的万圣阁手下便已无一幸免。

只是最后台上还站着的,就只剩下华山。

他眼睁睁地看着武当在他面前直直地倒了下去,身后一蓬血花泼洒。




又是一年中秋,华山抱了坛他能买得起的最好的酒,溜来武当金顶。

这一年中他再也没来过金顶,他怕摔残废后也等不来那个救他的那个人。

“他明明那么厉害。”华山对月独酌,喝了半坛后开始大舌头,呜呜囔囔不知道在骂些什么。

好在那次门派对武有云梦参加,这些出色的医者硬是让伤亡降到了最低点。

那天后来发生的事,华山记得很清楚。他红着眼发疯一样地要把武当拖下去,被他师姐一巴掌打了个趔趄。

“清醒点!记住你首先是华山子弟,这里还有平民!”

也是那一巴掌打醒了华山,让他把恨意倾注在剑刃上。

武当怎么样了?他是不是已经死了?华山不知道,也不敢去问武当派的人。

酒坛已经见底,华山视线发晕,不知怎么想的就想往金顶底下跳。

“以前我也有个喜欢跳楼的朋友,然后...就没有然后了。”

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华山背后响起,虚弱,但是熟悉。



END

武当小天使,没!有!死!
有云梦小姐姐在一定没问题!!

灵感来源游戏中对摔残的人施舍时的文字泡【以前我也有一个喜欢跳楼的朋友,然后...就没有然后了。】

【华武】非分之想

*空间里的梗,因为是截图实在找不到出处...先行抱歉x

华山就是这样,每每为见蔡师兄一面而去点香阁,总看到他左拥右抱好不惬意。万花丛中过,转首负情。

估摸着只是陪酒罢,他付不起春宵千金的。这样想着,武当薄薄的嘴唇抿成一线。

......他付不起的。

武当在看着自己,华山是知道的。

因此他搂着怀中美人儿的手也就拿了下来。

门派驻地多冷啊,华山用浊酒热身子也不是一两天,自然酒量不会差。

可惜他从未如此希望自己能醉过去,醉过去,也许就能看不清那人的脸。

隔着四五桌的距离,武当静静地看着他美人在怀,神情依旧,拂袖离开。

武当总是这样,如金陵绕上的云,华山顶上的雪。黑白分明的眼里一片清清冷冷,比那少林和尚还更禁欲淡漠,让华山从不敢有非分之想。

“喜欢这种东西,在他面前怕是也一文不值。”华山低声自嘲道。

抿一口劣酒,辛辣酒液灌进胃里,混合着后厨的烟火气,呛得他直皱眉。没有办法,这是他唯一点的起的酒。

“走商咯——今天也要努力赚钱——”点香阁外正下着雨,华山也不着伞,径直走进雨幕中,抚下一脸潮湿。

再见武当,已是次月廿九。他依旧领了一群年轻气盛的师弟上华山讨债,只是抄手站在一边,只听华山和一众师弟打嘴炮。

“小道长啊你这次可得表扬我啊,我可是半月来省吃俭用省下的五两银子,现交与还债。”
华山一脸笑嘻嘻,一手抓了个稍显轻薄的钱袋,一手就要来搭武当的肩。

不等他师弟骂一句无赖,华山便把手轻轻拂过武当的绒衣领,已是自己放下了。

罢了罢了,看他那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何必自找没趣。华山虚虚地蹭了蹭指尖,武当绒衣领上还有他脖颈留下的温度。

再抬头,却是见武当如常的淡然神色略微皱眉。

......失望?

武当被自己的想法惊得一怔。

“还账且记下,我与他仍有行当私事,容我后去追你们。”武当简单地吩咐一众师弟,便不顾两派弟子诧异的目光,径直走向华山。

“走吧,喝酒。”

华山从没料到自己有朝一日能与武当一同喝酒......还是在点香阁中。

不知他是什么意思,但...即使下计套我,是他也无妨了。华山依旧抿着他喝惯的劣酒,却不想被武当截住。

“你们华山的平时就喝这个?”

“你以为我师门像你们一样富得流油?性感华山在线卖艺听说过没有?”华山不愧为华山,厚着脸皮也不管武当听到某个词汇时,略略尴尬的神情。

“小二,上你们最好的仙陵桃夭。”仿佛为了掩饰自己,武当扔出一锭金子。

小二看得眼都直了,连声道“这位爷,这位爷,就是上五大坛仙陵桃夭,您这钱还是给多了。要不您是点个姑娘唱首曲儿?”

“不要。”没等华山婉拒——开玩笑,能跟武当喝酒可不知还有没有下次,真人都已在面前,自然不必借曲思人——武当便冷了声。只一瞬,他又变回了道门弟子,像随时可能飞升的仙人。幸得华山提醒小二下去,那人才没被骇着。

“这也是我挺喜欢的酒了。”武当似是自言自语,闭上眼睛一饮而尽,一杯接一杯。

华山略皱起眉,他知道武当酒量并不好,何况将这顶好的酒论坛干?

怕不是喜欢上哪家姑娘,迫于道门规矩借酒消愁罢。

华山只能以此解释武当请他喝酒的行为,如此入世的一面,想来被同门看见是不好的。

两柱香功夫,武当已醉得失了神智,嘴里呜呜囔囔不知在骂些什么,让华山感慨原来他也有多情一面。

赶紧看吧,如此之景以后怕是没机会看了。华山叹口气,向来纵横江湖的他总会在武当面前失去一切玲珑手段,仿佛回到初入江湖的年纪。

“你!为什么!”武当忽的摔了酒碗,揪住华山的衣领。

华山心说你动手也该用内功的,扯领子这种技法,果然只有在武当喝醉后才使出来。

抬眸一看,却见那人面色绯红,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不复清明,似是要把他的魂勾了去。一双眸子直勾勾盯着华山,三分盛怒七分委屈。

华山突然想起,他一直都觉得武当超然淡漠,令他不敢起非分之想。

“是我不好看吗?!”这厢武当还在捉住他领子质问,“华山!”

华山被他喊得一惊,下意识道:“不,你...很好看,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。”

“那你为何对我没有非分之想?”

华山忽然就明白了,目光一寸寸地扫过对面那人绯红的眼角,隐约的泪光,颤抖的唇。

他吻了上去,倾尽一生深情。

END

有个肝手书的梦想
今天也在梦想路上蠕动着_(:з」∠)_

成功用ps战胜了电脑缩图【狂喜乱舞】
给幺幺的HP设格兰芬多天 @幺幺泠_沉迷填坑,安静咸鱼 我家幺幺世界最棒!
有配对的情头是斯莱特林大眼儿,私心王黄w
没有背景色块的未完成版
今天的钱塘,水印还是那么难看。

这一口大三角啧啧啧
铠向花花表白然后被兰陵王假扮花花回信拒绝了hhh
所以兰陵王你旁边好几个纸团到底想了多少个版本
修罗场修罗场_(:з」∠)_

【邦信】如果这叫真爱

*ooc ooc ooc极度严重
*双向暗恋什么的x
*HE
*校园para
*好感点明的过渡篇

(三)

“韩信——”

韩信刚把自己的背包放到宿舍地上,只听赵云一声叫喊炸裂在耳边,紧接着就是几个大男孩一起把他扑倒在床上。

“诶诶诶,你们刚打完球离我远点,一身的汗。”韩信佯装嫌弃地推开他们,嘴角却是止不住的上扬。

——这里,能让他感受到些许温暖。

兰陵王啪地一巴掌糊在韩信脸上,引得后者不悦道:“诶不是我这么久没回来,你们就这个态...诶哟我靠。”

他刚把兰陵王的手拨开,诸葛亮又是啪地一巴掌,接着是赵云。

韩信拗不过他们,只得告饶:“好吧好吧,是我不对不该玩失踪,这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。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,”兰陵王没好气地说道:“要不是刘邦劝你你还听着,我们估计你都不会回来了。”

韩信被人制住,苦咧咧听着舍友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数落,说到气处还有动手的。韩信自知理亏,也就任他们来。

毕竟没有人会动真格地打,毕竟这帮家伙......是在乎他的。

“说起刘邦,”诸葛亮勾起唇角,“你觉得他怎么样?”

韩信不自在地别开视线,有些窘迫地揉揉刘海:“那天他安慰了我一晚上......第二天还买了好多东西......整的我跟病号一样。”

“信哥你脸红了哦”赵云深蓝眸子微眯,不怀好意地笑着上下打量韩信。

“脸红了。”诸葛亮高深莫测。

“红的很荡漾。”兰陵王微微颔首。

韩信无奈地看向几个狐朋狗友,“我只是,只是因为他看到我哭的样子真心没面子啊......”声音越来越小,只是他脑海中刘邦的样子愈加清晰。

“别觉得被全世界抛弃了,没人在乎你爱你。”

“告诉你个秘密,我叫没人。”

“诶你别笑,我认真的!想想赵云那帮人,我们都在你身边。”

“我就把你送到楼下了哈,明天我还会来的。”

“锵锵!你爱吃的山竹和你帅气的刘邦哥哥,惊不惊喜开不开心?”

刘邦见他的时候似乎总是在笑,笑起来尖尖两颗虎牙,明亮到将那样子刻在他心里。

这是刘邦第二次在他最低落的时候出现,又给他几乎无望的生活带来了光。

韩信忽然觉得有些迷茫,也许自己在不觉间对刘邦已生出了什么超出友情的情愫,与和赵云他们的友情完全不同。

“刘邦那几天跟疯了一样,看不到你,听课踢球都昏昏噩噩的。”赵云似是轻描淡写地说道,瞄向怔愣住的韩信。

赵云对韩信这副样子有些不满,干脆一语点破: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......信哥,刘邦可能喜欢你。”

“啥?”韩信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,就听到这句话。

刘邦他......喜欢我?

赵云悄悄溜出宿舍,给刘邦打电话:“歪,仓鼠球。我们可是在给信哥循循善诱了昂,整的我们跟他娘家一样。”

刘邦那边风声很大,估计是在天台之类的地方:“行了赵子龙,知道宿舍里重言最小你们疼他。又不是卖给妖怪,你们上火什么。”

“仓鼠成精......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你在憋笑。就帮到这里了,接下来你自己去追。敢欺负他大半个设计系跟你约架。”赵云说罢便挂了电话。

刘邦被他一句仓鼠成精噎地说不出话:“这什么人......简直无情。”

放下手机,刘邦倚着栏杆远眺整个校园。这时正值黄昏,夏日的草木气息被风送了很远很远,意外的凉爽舒适。

刘邦眯起眼正视虹霞,正如他们初见时的颜色,红若焰火。

tbc

【邦信】那个空间里的梗

玩梗侵删

清晨的阳光总是那样明丽美好,春夏之交的风清爽极了,送来一股好闻的草木气息。

韩信从被窝里爬起来时已是日上三竿,正巧刘邦来找他。

韩信还赖在床上,迷迷糊糊地接过刘邦手中的早餐,哼哼着问道:“阿季你高考完回来啦,这么快?”

刘邦眼底荡开一抹暖色,笑着揉揉红发男孩的头,语气尽是宠溺:“小傻子,就知道你起不来床。我没去考试,明年陪你复读。有没有很开心?”

嗯???

韩信登时就不困了,不知此刻该摆出什么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内心:“啥?我保送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