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塘

画渣文渣,脑洞好多但是产粮无力 不定期会摸鱼,最近沉迷王者荣耀无法自拔

【邦信】何须浅碧轻红色 自是花中第一流

*高考作文题目盲狙辽宁→全国卷二
*搞事产物 发糖图个开心x
*现代大学pa

时间过了晚上十点,宿舍监禁早已经开始。

刘邦估摸着韩信差不多看完了告白短信,收到了他偷放在韩信床上的那一大束红玫瑰。

韩信没什么由来地喜欢红色,也许是因为他的发色,也许是因为它的活力与张扬。

对刘邦来说,红色是最浪漫的颜色。

刘邦抬手灌了一口白酒,真辣,辣得他眼泪汪汪。学校小卖铺的便宜货真是没个好,刘邦腹诽着,将辛辣的勇气一口口吞咽下去,流了他满衬衫领子。他忽的想起了黄昏的球场上,那是韩信第一次和他相遇的地方。他会一直记得那个场景。

那时的云厚极了,太阳一直没能露面。但它正在落下的地方蔓延开大片大片热烈的橙红,残阳将周围的云朵渲染了一层浪漫的绯色,衬着那人的笑,刘邦一瞬间有些看呆了。

何须浅碧轻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不知为什么,这句婉约的词就在一瞬间映在刘邦脑海里,与眼前红发的年轻男人那样相称。

也许肥皂剧里的一见钟情是真实存在的吧。

刘邦运足了气,这个二货就在楼底下敲着桌板大喊韩信我爱你啊,我们在一起吧!还把他的兄弟们叫来一起敲。

吕布他们也喝了酒,却是为了不丢人而壮胆,大喊道:“他真的爱你啊,你们在一起吧!”喊到一半又笑着趴倒在地上。

韩信没喊来,倒是宿舍大爷出来了,打着个手电晃得刘邦他们眼晕,这群年轻的大男孩便笑着骂着逃走。

致我亲爱的韩信:

说来你可能不信,但请你认真读下去。

我爱你。

这话似乎有些太老套了吧?但我找不到任何话语可以更清楚地表达我的心意。

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你有好感,也许从上次喝醉后下意识喊出你的名字,也许……更早以前。

你是文科生,一定读过李清照的一句词吧,那简直是为你而写的。

何须浅碧轻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

“何须”二字,把各种名花一笔荡开,突出了色淡香浓、迹远品高的桂花,断定她是“花中第一流”。

花当是以红为美的,可谁规定了张扬的红花便不能品高了?

我记得初遇你时,你明媚的样子。黄昏下你的眸子亮极了,漫天红霞也比不上你一点点的耀眼。

我记得我受伤下场时,你一瞬间趔趄的上篮,记得你拒绝情书时,偷偷瞄向我的眼神。

我记得历史赏析选修课上,讲到汉初的那段历史,大家齐刷刷地看向我们的场景。你读过淮阴侯被赐死长乐宫的传说,望着我强颜欢笑,脸色泛白。于是我在桌下,轻轻握住你的手。

你不是韩将军,我也不是汉高祖。我们只是韩信和刘邦,是我们自己,与历史毫无关系。

重言,你知道为什么游戏里双面君主刘邦的大招是传送吗?

哪怕前世的我们真的是不得善终的君臣,这一世我也要无论何时都能来到你身边。

我想守护你,重言。

如果,如果可以的话……我想听你说一句“好啊”,就像之前无数次我与你相约的时候。

我爱你。

你的,刘邦。

韩信的宿舍中空无一人,却遍地花瓣。牡丹,玫瑰,彼岸,太阳,扶桑……还有各种各样韩信叫不出名字的花,无一例外都是红色。

韩信拿着刘邦的信纸,指尖微颤。眼前一片模糊,也不知泪水会不会流淌下来。

刘邦忐忑地接起韩信打来的电话,可以清晰地听到他自己的心跳声。

“信信……?”刘邦试探着问道。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



end

评论(4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