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塘

画渣文渣,脑洞好多但是产粮无力 不定期会摸鱼,最近沉迷王者荣耀无法自拔

【华武】非分之想

*空间里的梗,因为是截图实在找不到出处...先行抱歉x

华山就是这样,每每为见蔡师兄一面而去点香阁,总看到他左拥右抱好不惬意。万花丛中过,转首负情。

估摸着只是陪酒罢,他付不起春宵千金的。这样想着,武当薄薄的嘴唇抿成一线。

......他付不起的。

武当在看着自己,华山是知道的。

因此他搂着怀中美人儿的手也就拿了下来。

门派驻地多冷啊,华山用浊酒热身子也不是一两天,自然酒量不会差。

可惜他从未如此希望自己能醉过去,醉过去,也许就能看不清那人的脸。

隔着四五桌的距离,武当静静地看着他美人在怀,神情依旧,拂袖离开。

武当总是这样,如金陵绕上的云,华山顶上的雪。黑白分明的眼里一片清清冷冷,比那少林和尚还更禁欲淡漠,让华山从不敢有非分之想。

“喜欢这种东西,在他面前怕是也一文不值。”华山低声自嘲道。

抿一口劣酒,辛辣酒液灌进胃里,混合着后厨的烟火气,呛得他直皱眉。没有办法,这是他唯一点的起的酒。

“走商咯——今天也要努力赚钱——”点香阁外正下着雨,华山也不着伞,径直走进雨幕中,抚下一脸潮湿。

再见武当,已是次月廿九。他依旧领了一群年轻气盛的师弟上华山讨债,只是抄手站在一边,只听华山和一众师弟打嘴炮。

“小道长啊你这次可得表扬我啊,我可是半月来省吃俭用省下的五两银子,现交与还债。”
华山一脸笑嘻嘻,一手抓了个稍显轻薄的钱袋,一手就要来搭武当的肩。

不等他师弟骂一句无赖,华山便把手轻轻拂过武当的绒衣领,已是自己放下了。

罢了罢了,看他那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何必自找没趣。华山虚虚地蹭了蹭指尖,武当绒衣领上还有他脖颈留下的温度。

再抬头,却是见武当如常的淡然神色略微皱眉。

......失望?

武当被自己的想法惊得一怔。

“还账且记下,我与他仍有行当私事,容我后去追你们。”武当简单地吩咐一众师弟,便不顾两派弟子诧异的目光,径直走向华山。

“走吧,喝酒。”

华山从没料到自己有朝一日能与武当一同喝酒......还是在点香阁中。

不知他是什么意思,但...即使下计套我,是他也无妨了。华山依旧抿着他喝惯的劣酒,却不想被武当截住。

“你们华山的平时就喝这个?”

“你以为我师门像你们一样富得流油?性感华山在线卖艺听说过没有?”华山不愧为华山,厚着脸皮也不管武当听到某个词汇时,略略尴尬的神情。

“小二,上你们最好的仙陵桃夭。”仿佛为了掩饰自己,武当扔出一锭金子。

小二看得眼都直了,连声道“这位爷,这位爷,就是上五大坛仙陵桃夭,您这钱还是给多了。要不您是点个姑娘唱首曲儿?”

“不要。”没等华山婉拒——开玩笑,能跟武当喝酒可不知还有没有下次,真人都已在面前,自然不必借曲思人——武当便冷了声。只一瞬,他又变回了道门弟子,像随时可能飞升的仙人。幸得华山提醒小二下去,那人才没被骇着。

“这也是我挺喜欢的酒了。”武当似是自言自语,闭上眼睛一饮而尽,一杯接一杯。

华山略皱起眉,他知道武当酒量并不好,何况将这顶好的酒论坛干?

怕不是喜欢上哪家姑娘,迫于道门规矩借酒消愁罢。

华山只能以此解释武当请他喝酒的行为,如此入世的一面,想来被同门看见是不好的。

两柱香功夫,武当已醉得失了神智,嘴里呜呜囔囔不知在骂些什么,让华山感慨原来他也有多情一面。

赶紧看吧,如此之景以后怕是没机会看了。华山叹口气,向来纵横江湖的他总会在武当面前失去一切玲珑手段,仿佛回到初入江湖的年纪。

“你!为什么!”武当忽的摔了酒碗,揪住华山的衣领。

华山心说你动手也该用内功的,扯领子这种技法,果然只有在武当喝醉后才使出来。

抬眸一看,却见那人面色绯红,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不复清明,似是要把他的魂勾了去。一双眸子直勾勾盯着华山,三分盛怒七分委屈。

华山突然想起,他一直都觉得武当超然淡漠,令他不敢起非分之想。

“是我不好看吗?!”这厢武当还在捉住他领子质问,“华山!”

华山被他喊得一惊,下意识道:“不,你...很好看,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。”

“那你为何对我没有非分之想?”

华山忽然就明白了,目光一寸寸地扫过对面那人绯红的眼角,隐约的泪光,颤抖的唇。

他吻了上去,倾尽一生深情。

END

评论(10)

热度(3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