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塘

画渣文渣,脑洞好多但是产粮无力 不定期会摸鱼,最近沉迷王者荣耀无法自拔

【华武】喜欢跳金顶?

*是糖,会甜回来的



“...华山,你轻生可以,但能不能拜托你不要总摔在我们掌门面前。”

本月第十六次,华山从金顶跳下,残废在武当掌门萧疏寒面前。

华山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武当的救助,一脸的吊儿郎当。道:“你们武当金顶的月亮好看,我看得入迷,一个不小心就掉下来了。”

武当看看华山身后端端正正背着的佩剑,心说你掉下来不用御剑飞行,鬼信哦。

武当开始后悔那天带华山来金顶观光了。







银白玉盘如梦如幻,仿佛触手可及。长廊的扶栏边有棵桃树,上面挂着好些木制小牌匾,还绑了红缎带。

华山初来时欢呼雀跃着就蹦了过去,武当紧跟着他。华山蹦到了金顶房檐想要拥抱月亮,武当便一把拉住他,说:“诶,你别想不开。”然后华山就反身扑住了武当。

华山睁开眼就见武当直直看着他,银灰色的眼眸映着月光,一片清清明明。

余光扫到他手里捏着的一块手帕,武当正郑重其事地看着华山。

华山当时顿感不妙,下一秒就被武当的手帕糊了一脸。

“鼻血都要淌嘴里了。”




从那时起,华山开始热衷于溜到武当驻地看月亮,没事再跳个金顶,等着武当救助他。

华山觉得武当真好看,好看到他可以一直跳金顶,来成全这一场算是他的又或是武当的黄粱美梦。




之所以说是黄粱美梦,是因为武当在那天死了。

门派对武上与他对阵的根本不是暗香弟子,而是万圣阁的人。

亏那傻道士还怕伤了“暗香弟子”,处处留手,直到自己被戳的浑身是血才惊觉有变。

华山疯了似的冲上比武台,却发现周身早已暗影重重,甚至观战席上也渗透了为数不少的万圣阁手下。

眼瞅着影刃就要将自己捅个透心凉,华山狠狠心硬是没有从武当前面躲开。

再后来,华山便看见重伤的武当起死回生般站起,使出了他从未见过的,最稳的剑。

他听到武当的怒喝。

斩无极!

墨色剑意没有实体,却仿佛有生命一般落下,带着令人窒息的威压自天而降,仿佛要斩碎一切。

...这便是武当道家绝学。

只顷刻间,比武台上的万圣阁手下便已无一幸免。

只是最后台上还站着的,就只剩下华山。

他眼睁睁地看着武当在他面前直直地倒了下去,身后一蓬血花泼洒。




又是一年中秋,华山抱了坛他能买得起的最好的酒,溜来武当金顶。

这一年中他再也没来过金顶,他怕摔残废后也等不来那个救他的那个人。

“他明明那么厉害。”华山对月独酌,喝了半坛后开始大舌头,呜呜囔囔不知道在骂些什么。

好在那次门派对武有云梦参加,这些出色的医者硬是让伤亡降到了最低点。

那天后来发生的事,华山记得很清楚。他红着眼发疯一样地要把武当拖下去,被他师姐一巴掌打了个趔趄。

“清醒点!记住你首先是华山子弟,这里还有平民!”

也是那一巴掌打醒了华山,让他把恨意倾注在剑刃上。

武当怎么样了?他是不是已经死了?华山不知道,也不敢去问武当派的人。

酒坛已经见底,华山视线发晕,不知怎么想的就想往金顶底下跳。

“以前我也有个喜欢跳楼的朋友,然后...就没有然后了。”

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华山背后响起,虚弱,但是熟悉。



END

武当小天使,没!有!死!
有云梦小姐姐在一定没问题!!

灵感来源游戏中对摔残的人施舍时的文字泡【以前我也有一个喜欢跳楼的朋友,然后...就没有然后了。】

评论(7)

热度(1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