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塘

画渣文渣,脑洞好多但是产粮无力 不定期会摸鱼,最近沉迷王者荣耀无法自拔

【巍澜】当剧版与原著的赵云澜交换了空间线...

*ooc属于我,巍澜属于p大和大家
*快速补原著发现真的改了好多啊...原著补得太急细节问题还请指正
*于是原著巍澜给剧版巍澜疯狂助攻【划掉】

(零)

“鱼纹铜镜?”

林静把铜镜递给赵云澜,“是嫌疑人家里传下来的东西,说是有能干扰空间线的能力。只是目前来看,估计它能力不全,不会对周围影响太大。”

“那那那是不是很危险?”郭长城抱了个小本子在旁边不禁出声询问,事到如今他还是对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有种恐惧。

楚恕之斜了他一眼:“如果不危险,就不会到我们特别调查处了。”

赵云澜被他们吵得脑壳疼,摆摆手赶他们出去,自己拿着鱼纹铜镜来回端详。

不成想那模糊的铜镜面忽的开始闪烁,接着便是大脑中嗡地一下。视线再次清明时,铜镜还好好地在手里,赵云澜便也没往心里去。

(一)

沈巍开始觉得赵云澜不大对劲。

他开始一根根地抽烟,对着沈巍的称呼也是中规中矩的“大人”......以及他时不时抚上沈巍腰部的手。

每次他这么做,沈巍觉得整个头皮都在发麻。

“诶我说斩魂使大人,上次那......”赵云澜话还没说完,沈巍就打断了他“你最近这是怎么了,平时不都叫我...”黑老哥三个字憋在嗓子里,没说出来。

赵云澜眨巴眨巴眼睛,忽然极痞地勾起唇角:“宝贝儿,老婆,巍巍?最近没好好称呼,算老公我的错。”

沈巍“????”

他险些以为赵云澜是中了功德笔的招,转换了人格。

不等他反应过来,郭长城便破门而入:“赵,赵处!啊,沈教授您也在。海星鉴那边转过来的案子要求我们现在就出动,地星人又...”

赵云澜一脸茫然地打断了他:“不是,等会。...什么星?”

(二)

赵云澜开始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大对劲。

他看到了变蛇尾时会吞生肉片的祝红,苍白到脱形的楚恕之,和几乎一直保持猫形态的大庆。郭长城唯唯诺诺地很依旧,令他感受到一丝欣慰。直到小郭转过身去露出散发着耀眼功德光芒的耳后。

这个世界怎么了???

沈巍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:“云澜。”赵云澜转过身去,对上那双温润的眼睛,顿时感觉生命都在复苏。

这种微妙的不适感一直维持到下午,在特调处出任务时爆发。

赵云澜望向那个病人背后,不露声色地咽了口唾沫。

那个病人背后分明是个厉鬼,一身破烂不堪的红裙堪堪挂在那女鬼身上,显得妖娆又令人恐惧。那鬼的指甲深深嵌入病人的脖颈,却没有流血。有的只是自伤口处涌出的白光,仿佛生命都将在此流尽。

没有什么杀马特的地星人,没有异能,这是厉鬼。

可赵云澜到底是赵云澜,即使眼前的这一切令他全身被冷汗浸透,他也毅然地举枪,稳稳地扣下扳机。
“收工。”

(三)

“我想我不属于这里。”赵云澜轻描淡写地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——看到沈巍皱了皱眉,又放了回去。

他不抽烟的,沈巍想。

“可能回去的方法还得由你们那个科技宅想了,毕竟能试的方法都试过了。林静有了头发也还是挺好用的。”难得地夸了下属一句,赵云澜又开始满嘴跑火车“说真的,你就不在意那个世界的你跟我什么关系?”

沈巍抬抬眼眸,又垂下去:“在这个世界我们是朋友,也只能是朋友。”

赵云澜摩挲着自己的下巴,揣摩着这句话的意味。

于是他跳下桌子,带着一种玩味的笑上下打量沈巍,看得沈巍的呼吸都几乎停滞。

然后他伸出手,轻咬自己的拇指,嫣红的舌尖堪堪舔过指尖。

沈巍的呼吸在那一瞬间开始变重,他抚上自己的额头,挡住自己的眼睛:“你真是不知道在用他的脸做什么。”

赵云澜登时就不爽了,什么叫他的脸,我也是本来就长这样的,我也是赵云澜。

沈巍自知失言,低低地向他道歉。

赵云澜是受不了沈巍道歉的,他可是除了沈巍,连天地都给他滚蛋的那种人物。可他也清楚眼前这人并不是他的那个沈巍,也就轻笑出了声:“不逗你了。不过说真的,我怎么说也是有审美的,相信不管在哪个世界,我眼里都容不下其他人。”

没等沈巍细细琢磨他这话中的意思,赵云澜已是推门出去了。末了,还丢下一句“要把握好啊。”

把握好...。

(四)

“我大概来到了不同的世界。”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如是说。那显得有些幼齿的糖棍儿在他嘴里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。

斩魂使周遭冷得像禀冬寒风凛冽,他很想质问眼前这个人本该在这个世界的赵云澜在哪,可面对这张一模一样的脸,甚至是一模一样的一举一动,沈巍究竟是不能说一句重话。

半晌,才吐出一句颤抖着的:“那...他在哪...?”

赵云澜没有直视他发红的眼圈,说,我不知道,我也想回去。

他受不了这个沈巍眼里的深情,那不像他认识的沈巍那样带有压抑,而是纯粹的,毫无保留的爱意。

某种意义上,赵云澜有些羡慕这个世界的自己。

如果我还能回去的话,有生之年能追到沈教授吗。赵云澜开始在心里不正经。可他又想嘲笑自己,这好像有点难度,毕竟人家教授说把自己当成最好的兄弟。

“你之前碰过鱼纹铜镜吗?”一旁的林静突然发问。

赵云澜显然还不能接受科技狂人有朝一日真的秃了的现实,先是一怔,才回答他:“是,你怎么知道。”

“我们这边的赵处也动过鱼纹铜镜。我想根源还是出在它身上。”

(五)

“小郭,去把铜镜拿给我。”赵云澜掐了掐自己的眉心。什么时候能回去,甚至能不能回到自己认识的世界,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底。

以及...能不能再见到属于他的他。

郭长城自从知道自家赵处就是因为这面铜镜才混乱了空间线,捧着鱼纹铜镜的手是抖得像筛糠。终于在楚恕之不耐烦的一声轻啧中掉了下来。

于是在一群人的惊呼中,鱼纹镜碎,闪光的碎片在地板上迸裂,同样发出光芒的还有赵云澜。

“哟,我好像得回去了。”他笑得没脸没皮的,沈巍心底却涌上一丝微妙的恐惧。

这个赵云澜要离开自己了,那么属于他的那个人会回来吗?

在赵云澜消失的一瞬间,铜镜的碎片在天花板上映出一个模糊的身影。

那个沈巍魂牵梦绕的身影。

他冲了上去,死死抱住落下来的赵云澜。那力度简直要将赵云澜揉进骨血:

“...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。”

于是赵云澜嘿嘿一笑,捧住沈巍的脸吻了上去,倾尽一生深情。

end
快乐一发完233
不知道有没有交代清楚所以最后补一下
零章和第五章也就是最后一章是看不出到底在哪个空间线的,所以两个空间线是同时经历了同样的事。
双倍的快乐!【兴奋】

评论(7)

热度(39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