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塘

画渣文渣,脑洞好多但是产粮无力 不定期会摸鱼,最近沉迷王者荣耀无法自拔

【邦信】德古拉x教廷特使 【末世 圣殿德古拉同一人

“放轻松,我最亲爱的”
“TI sembra Davvero Delizioso.”*

滴答,滴答。
脖子上的伤口止不住地流血,那吸血鬼的唾液里像有什么该死的魔力,令他原本引以为傲的修复能力毫无效果。

韩信抬起头,看向眼前的吸血鬼。

他正戏谑地笑着,居高临下地打量着韩信,像欣赏被亲手摔碎的艺术品。
“……刘邦。”韩信声音沙哑,像在垂死挣扎。
被唤刘邦的吸血鬼恣意地笑着,尖利银牙在昏暗月光下闪烁着血色的光。
“抬起头来,让我能看到你的眼睛”
“特使大人。”

韩信被他捏着下巴被迫向上看去,灰蓝的眸子已失了往日神采自信。吸血鬼的手劲极大,捏的他下颚生疼。

失血过多带来的是缺氧,韩信只觉眼前略过大片大片的黑,无法聚焦的瞳仁涣散,看不清眼前的事物。

那吸血鬼倒是不同他的满目狼狈,银白长发,血红的眼睛闪着愉悦的光。西装锁扣,还佩着银质的十字架……就像韩信的恋人,圣殿之光那样

真是……讽刺极了

韩信自嘲似的笑笑,又开始干呕。满地的血腥味儿即使刻意也掩藏不了。空旷大厅里传来滴答滴答的血液掉落声,也许是他自己的,也许是其他的倒霉鬼。
刘邦依旧微笑着,近乎虔诚的拥住他,露出满口银牙。


圣殿失守了。

到处都是男人厮斗到穷途末路的绝望嘶吼,女人孩子凄厉的哭喊,圣殿使者们战死沙场,有的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扑到吸血鬼身上,不是相拥而是要用牙齿撕咬它们的脖颈。圣殿再没有了它的庇护者,有的只是其中手无寸铁的灾民。

韩信被几十个优秀的吸血鬼包围,左臂鲜血淋漓,伤可见骨。他眼里泛着杀红了眼的血光,右手甩出漂亮的银色枪花,枪枪见血。硬是将包围他的吸血鬼杀了个精光。

后来,只剩他和张良,退到圣殿里的忏悔室。

空气里带着新鲜血液的腥甜气味,夹杂着嘎吱嘎吱的咀嚼声音,那是吸血鬼的獠牙在切割肌肉。

张良的单边眼睛碎裂了,玻璃碎片扎得他满脸是血。他平静的捧着那本言灵之书,可书中的咒语已没有了它要保护的平民。

“我以为我是使者,将主的福音传递到人间”
“庇佑众人”
“可圣殿失守了,我没想过我的言灵竟是如此不堪一击。”
“刘邦消失了,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。”
“好在还有你,你是最后的希望。”
“教廷特使大人,请一定活着离开”
“将我们的信仰……传递给人们,使他们远离疾病,灾祸与不幸。”
“韩信,活下去!”

年轻主教的淡金卷发沾满了血和灰尘,可此刻竟是那样耀眼。他常年居于室内的手臂白得近乎透明,却将高挑的特使一把推个趔趄,倒进忏悔室中。任韩信怎样捶打都无法打开。

他的身后,有无数吸血鬼在笑。

来源亘古的言灵由张良颂着,声如洪钟,威严而不容置疑。间或有吸血鬼的惨叫。再后来……归于沉寂。

韩信怔愣着鲜红的血从门缝下渗入,缓缓地跪了下去。

吸血鬼点起的火在燃烧,将整个圣殿染的火红。没有死绝的平民哀嚎不绝,空气中充斥了皮肉烧焦的气味,木质构架的轩梁劈啪作响。

地狱。

“韩信?”刘邦的声音。
年轻的特使身经百战,可当他听到熟悉的恋人的声音时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绪,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。

直到他转过身去,看到他的恋人。

那不是他的圣殿之光。
那是吸血鬼伯爵德古拉。

眼泪滑落。

“我最亲爱的……你在哭什么?”刘邦笑得开朗,仿佛还是那个韩信最爱的圣殿之光。

“你不是我的刘邦……”
“你是吸血鬼。”
“欺骗了我这么久的德古拉。”
“杀了我最亲密朋友的德古拉。”韩信像人偶似的摇晃着站起,右臂再起撑起银色长枪,却被刘邦随意地挑飞。

“别说的像我吃掉了你的恋人一样好吧?”刘邦揉揉韩信沾血的凌乱长发,像在安抚一只被抛弃的宠物。

“我一直都是他”
“我是你们的头号敌人,贵族吸血鬼德古拉。”
“我也是你们最忠诚的信仰,圣殿之光。”
“都是我,一直都是我。”
刘邦轻而易举地将韩信推倒,欺身压上他,却再没有其他动作。

“可是爱你的也是我”
“我迫于任务,潜伏在你们之中。我一直在想……教廷和圣殿的家伙都是蠢透了,满口大义却都那么弱小。”
“直到我遇见了你。”
“你也没什么不同,一口一个主啊请怜悯世人”
“可你很强大,强到令我心惊。我从不知道原来愚蠢的教廷中有那样强大而高贵的人。”
“你不提正义,只说各取所需而已”
“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你了,韩信。”
“不管是刘邦还是德古拉。”

刘邦的尖锐獠牙划开韩信的脖颈,鲜血四溢,可年轻的教廷特使再没有力气推开眼前的人,眼前只是忽明忽暗的光晕。




黎明了。
韩信被光线刺激,睁开无神的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忏悔室的长凳上。

似乎已经……过去了很久。

我想起来了。

为什么张良的结界这次会这样脆弱,为什么刘邦总是笑嘻嘻地去看张良的言灵之书,美其名曰向主教大人学习。为什么刘邦在自己谈起吸血鬼的问题时总是模棱两可地一笑而过,为什么他在最后一晚对自己笑得狰狞。

无声泪下。

门开了,刘邦走进来,依旧是那样开朗的笑。

“德古拉。”
“哦我亲爱的,今天怎么这样主动?你看起来还是那样美味。”刘邦笑得更欢了,拥住主动抱过来的韩信。只是在拥住他的一瞬间,脸色骤变。

韩信的身体已凉了,脖颈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,四周泛白,似乎生命都将要流尽。

“不,韩信,韩信!”刘邦慌了,像个无措的孩子,徒劳的捂住那狰狞的伤口,却毫无作用。

韩信却噗嗤地笑了,气若游丝却充满讥讽。他艰难地凑到吸血鬼耳边,吐出几个字。

【你别那么笑,我会想到他。】


*意大利语:你看起来真美味
(不我只是百度翻译了一下)
啊刀子使我快乐
写到张良小天使那里略悲壮【哭唧唧】
最后是,韩信崩溃失忆,被刘邦作为血源很长时间后想起来了,最后选择自杀。
大概是……韩信和刘邦(圣殿)是恋人关系彼此珍重,只是圣殿其实是吸血鬼那样。只是信信认同的恋人只有圣殿,不想让德古拉笑得像圣殿一样,因为那样会想起圣殿

希望吃的愉快【鞠躬】渣渣画手,欢迎dalao们各种建议XD【笔芯】

评论(19)

热度(18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