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塘

画渣文渣,脑洞好多但是产粮无力 不定期会摸鱼,最近沉迷王者荣耀无法自拔

【邦信】如果这叫真爱

*ooc ooc ooc极度严重
*双向暗恋什么的x
*HE
*校园para
*不太懂足球如有bug请指出otz

(一)
球场上有些喧闹,到处是学生们的欢呼声。填充了纸片的爆竹劈啪作响,迸裂出一股股彩色的泉流,在柔和春风中吹远飘散。

韩信将护额绑好,小步原地踏着,做简单的热身运动。

他踢的是边锋,不仅需承担起边路进攻的职责,而且通过交插换位要完成多种战术任务。

远远的,韩信看到一个紫色的身影向他挥手——是刘邦。他有些窘迫地捏了捏刘海儿,也向他挥了挥手。

刘邦走近了,笑嘻嘻地对他说道:“真没想到这么巧,咱们踢的是同一个位置。你是美术系的?”

“对,我学的游戏设计,我叫韩信。”韩信下意识地回答道,说完却又有些后悔——人家还什么都没问呢,自己便交代了个明白。

刘邦眼底闪过一丝狡黠,“那你一定玩游戏吧,打荣耀吗?要不哪天双排?”

韩信讪讪点头,刚想说自己只是个刚打上铂金的新手,便被刘邦打断“诶,我们教练在叫集合了,踢完比赛再说吧。”

末了,还加上一句:“加油啊!”

韩信呆呆望着那人一溜烟儿地跑远,正如他如阵清风般地来。莫名的自来熟配上那张笑脸,却意外地让人感到亲切。

哨声刚响,刘邦便暗暗觉得这将会是一场苦战。对面那些美术系的文艺青年们的眼神忽的变得凌厉而认真,如一群忽然露出尖锐利齿的狼,让你惊觉它们其实不是家犬。

韩信带球突破,他的速度极快,晃了个漂亮的假动作给吕布,实则传球给兰陵王。兰陵王则默契地又回传给韩信,让他成功打开边路缺口。

眼见着韩信带球就要奔向球门,刘邦一个箭步上前拉边牵制防守,压的韩信无法射门。

韩信轻啧一声,将球回传给中锋赵云。凭着赵云出色的射门技术,由他们领先一分。

上半场已经结束,场上比分是僵持的一比零。“对面很强,是我们轻敌了。”项羽微皱着眉,侧身对刘邦他们说道。

刘邦难得的没有跟项羽拌嘴,微微颔首道:“得认真点了,下半场换位,我起中锋作用。”

下半场的局势愈加焦灼,空中静得没有一丝风,连两系同学的呐喊声都几乎凝固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全神贯注地观看这意外地势均力敌的球赛。

“嘀——”尖锐的哨声刚落,吕布便将球踢向刘邦。只见刘邦和项羽侧身换位,刘邦已然身处中锋位置。他带球冲锋,配合着吕布连过几人,到达对方禁区瞬间发力,提膝,扭腰,射门,一气呵成。

“漂亮!”吕布兴冲冲过来,和刘邦击掌。刘邦因抽射用力过猛,疼得他龇牙咧嘴。只强颜欢笑道:“继续保持进攻,咱肯定能赢的。”

又是一声哨响,比赛终于结束。韩信他们到底身体素质不如体育生,一个个像是脱了水的鱼,瘫坐在操场上大口喘气。

韩信撑起身子,望着记分牌上明晃晃的2:5苦笑着摇摇头,拎起球包要往回走。

“韩信韩信!”声音在耳边炸响,惊得韩信一震,回头望见刘邦正哭咧咧的缓缓走来。“跟你们踢也太费劲了,我脚崴了都不敢下场,怕你们把比分追过去。”

韩信一吓:“你,你没事吧。是不是开始抽射太用力了?”

刘邦眼睛鬼精灵一转,露出两颗虎牙笑着:“可不,过你的时候怕撞到你,结果自己绊到自己了。”

韩信不傻,便也就顺着他的话走,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:“那,我送你回宿舍吧。”

“诶,非也。”刘邦止住笑,正色道:“我堂堂体育系门生被你一个文艺青年扶回去,还不得被项羽他们笑死。”

韩信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,“那你想怎样,体育系门生?”

刘邦眉毛一挑:“陪我打游戏吧,我带你。我打王者荣耀做主播的。跟我上分,就当是……嗯……你让我绊到自己的赔偿如何?”

韩信憋笑,这人还真是自觉,没有反驳就开始得寸进尺了。可他笑得那么亲呢,即使你知道他指不定一肚子坏水儿,也还是选择回给他一个微笑。



“我靠……你不是真的刚上铂金吧……”刘邦噼里啪啦敲着键盘,用电脑操作圣殿之光。他不禁回头屡次看向韩信——他的教廷特使杀了大小龙断了兵线救了中路的恋之微风,甚至去对面野区偷了个蓝buff!

韩信把着新买的手机,操作如行云流水:“嗯,怎么了?”

刘邦郁闷地在上路清兵,心说你这意识操作上王者那是分分钟的事,哪还用得着我区区钻一带你。

刘邦的直播间都快炸了:“邦总那个特使是你朋友吗!求勾搭!” “邦总邦总来一波carry啊不要被抢风头啊!”

刘邦阴揣揣一笑:“开什么玩笑,等着你们邦哥来个三杀。”闷一口营养快线,右手拖拽鼠标,左手位移键盘劈啪作响,游戏硬是打出君王指点江山,率大队人马兵临敌方城下的感觉,引得韩信侧目一笑。


【victory】

刘邦的宿舍中,韩信远远地坐在刘邦身后的椅子上。看着他电脑上刷过大片大片的弹幕,不禁有些心痒痒的,凑上来看却被刘邦手一伸挡住摄像头。

“诶诶,你别过来”
“为什么啊”
“我在直播,得保护你肖像权”刘邦眨眨眼,韩信只得撇嘴,闷闷地回到原位。

“哇sei邦总朋友声音好苏!”“邦总挡住摄像头超细心啊啊啊”只见弹幕又是一阵炸裂,刘邦不禁扶额……难道是他平时太欢脱,导致观众跟主播一个样儿?

“感谢大家送的礼物!仓鼠球今天到这儿就关播啦,总不能把朋友凉在那是吧。晚安宝贝们么么啾!”刘邦露出标志性的虎牙笑着跟他的观众们告别,关上摄像头回头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韩信:“你的操作和意识都很好啊,教廷特使超六的”

韩信正沉浸在刘邦“么么啾”的恶寒中,一身的鸡皮疙瘩。他看向刘邦的眼神都有些不对:“噫刘邦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。”

刘邦:???

暗恋对象突然对我一脸嫌弃,怎么办,在线等,急





评论(6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