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塘

画渣文渣,脑洞好多但是产粮无力 不定期会摸鱼,最近沉迷王者荣耀无法自拔

【邦信】如果这叫真爱

*ooc ooc ooc极度严重
*双向暗恋什么的x
*HE
*校园para
*进度咻咻咻
*是时候该让好感度飙升了

手机版前文传送门不会,躺,求助

(二)

似乎已经……很久都没遇见他了。

刘邦照例晚上直播王者荣耀,看到的依旧是好友列表里灰色的韩信头像,关了播躺上床,第十四次腹诽。

他跟韩信已经挺熟络的了,在食堂看到韩信,刘邦便端了饭菜蹭过去,顺手把韩信爱吃的肉食给他,再把韩信嫌弃而他喜欢的甜点顺过来。
偶尔球场看到,踢相同位置的他们便顺理成章来次solo。
韩信向来生物钟晚,也就乐得跟刘邦打打双排,赚得几次刘邦请他吃饭。

晚上直播是为了娱乐,赚点外卖钱。为了不影响室友的作息,刘邦两个月前搬到学校边上的小区居住。

直到已经两周没在学校看到韩信,刘邦彻底坐不住了。

他急豁豁骑了车就往韩信宿舍赶,却扑了个空。听赵云说,韩信家里出事了。他父亲瞒着韩信母子在外面又另有一个家,甚至有对双胞胎。

韩信母亲性子与韩信像极了,二话不说离了婚搬了出去。韩信父亲只是一支接一支地抽烟,却没有挽留。

刘邦脑子嗡地一下,那韩信……韩信呢?他哑着嗓子问赵云。

赵云叹口气,说:“我们几个凑了点钱,都打他卡上了。我们去找他他也不见。他在外面租房子不爱来学校,这几天我们就轮流替他喊出席,让他自己冷静几天也好。”

刘邦低头,闷闷回了声哦,骑上他的电动车灰溜溜回家。

出这么大事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不跟我说说呢?赵云都知道的那么详细,可他根本没想到我会多么担心。

真是……糟透了。刘邦晚间下楼取牛奶,拎着袋子低头走着,将小石子踢得远一点再远一点。直到小石子崩到眼前的人,他才忙抬头打算道歉。

“不好意思啊我没看……韩信?!”眼前那人披散着一头扎眼红发,凌乱得很。可不就是韩信?

韩信也是一愣,抚着自己乱糟糟的长发尴尬一笑:“刘邦啊……你怎么不在学校?”

韩信穿着洗的发白的牛仔裤,白色衬衫有股好闻的薰衣草香。只是长发似是不再精心打理,随意地散乱垂下。他的眼眶红极了,好看的双眼皮也微微浮肿,像只小金鱼。

刘邦千言万语梗在喉咙,真正见到了韩信却说不出口。眼前的人瘦了些,脸色苍白似纸。他饶是一肚子火也不敢发。

刘邦叹气,接过韩信手里的塑料袋一笑:“我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,没想到在这儿能碰见你。上去坐坐?”

韩信瞅瞅刘邦手里他自己的晚饭,这人丝毫归还的意思都没有。他低低嗯了一声算是回答,带着许些鼻音。

刘邦家里不大,一室一厅。当初他看好这间房子唯一的理由就是楼层高,有个巨大的落地窗。夜晚向外远眺,可以看到万家灯火通明,仿佛这座城从未沉睡,那灯火也让人有了继续奋斗的力量。

客厅灯光一照,刘邦才看清了韩信的脸。韩信从没有这么憔悴过,好在他灰蓝眼眸里还闪烁着光,令刘邦宽心。

“你都知道了吧。”韩信捧着刘邦给他热的温牛奶,打破尴尬的场面。他的刘海因没有发带束缚而披散下来,挡住了他的眼睛,刘邦看不清他的神情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啦……反正本来他们也不太管我,我在家里基本都是放养……”

“我妈去过她自己的生活也好,她不该一辈子欠着我们韩家。”

“还算我爸……还算那个人有点良心,每个月会打钱给我……还不少呢,我妈也是。”

“我就再也不用课余约稿了,自由自在多好,人生圆满啦啦啦。”

韩信的声音越来越低,嘴角带着支离破碎的笑。

刘邦什么也没说,一勺子一勺子喂韩信吃饭。等他声音彻底低到听不到时,他把碗筷放下,帮韩信擦擦嘴角。

刘邦撩起韩信的额发。他眼圈泛红,眼底有淡淡的青,眸子泛着水光。韩信挣扎着想躲开刘邦的手,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样子。

刘邦忽地拥住了韩信,他的温度一瞬间传到韩信周身,有力而温暖。

“你知道吗……”刘邦的声音竟也有一丝颤抖,不顾韩信怔愣的样子愈发抱紧了他,“你逞强的样子……真是难看死了。”

韩信一愣,泪水就在这一瞬间决堤而下。他也抱紧了刘邦,嚎啕大哭,纯粹得像个孩子。

“我也,我也不想变成这样啊……!”

刘邦就轻轻拍打着韩信的背,等他慢慢平复下来。韩信松开了他,直直地盯着刘邦,耳尖飘起一丝窘迫的红。

刘邦无奈地揉揉还在抽噎的韩信的头,“会好的……会好的。只是下一次,我希望无论好坏你都能让我帮你一起分担。”

韩信不语,将头倚在刘邦肩上,泪水在他的衬衫上留下点点水印。刘邦的怀抱是那样温暖,令他安心。

我希望无论好坏你都能让我站在你身边,守护你,我再也不要看到你哭泣。


tbc

评论(15)

热度(66)